傳統良俗
發布時間:2015-04-20 11:28 來源: 訪問次數: 【字體:
分享到:

  

兩岸香樟起情思
 

潘黎明
   河邊,一棵古樟,墨綠如蓋。
   枝干虬勁盤旋,枝條疏密有致。雍容華美,古樸凝重,悲壯地承受風霜雨雪,悲壯的向歲月的深處延伸。
   河水奔流不息,那是時光逝者如斯;古樟屹立千年,那是時光駐足如斯。
   這樣的古樟在松溪河的兩岸比比皆是。
   松溪從慶元馬蹄岙穿入本縣六墩萬山入境,橫流近百里,并從梅口村紅門出境。沿河六墩、巖下、舊縣、馬后、呼屈、大布、范村、橫垅、長巷、林屯、張屯、夙屯等十幾個村子和沿溪一帶,有許多樟樹,形成了一道天然的樟樹帶。其中又以馬后、官村、大布、林屯、梅口等村子的樟樹最多,前后里外都是,村子象是座落在樟樹的懷抱中。這一帶不僅樟樹多,而且姿態多樣:大樹人合抱粗,巨傘撐天;小樹碗口般大小,瀟瀟灑灑。有的老態龍鐘,象和藹可親的老人;有的粗壯挺立,象朝氣蓬勃的壯年漢子。有的孓然一身,神閑氣定地屹立在田間地角;有的歡聚一起,老少同堂,形成了樹林。張屯村的小溪邊有兩株樟樹,樹齡都在百年以上,并肩而立,秀貌楚楚,像一對親昵的姐妹,被稱為姐妹樟。村頭有株樟樹,壽逾千齡,離地約二米處,株分三枝,一般的粗大,凌空挺立象是親密團結的三兄弟
   夾岸百里蔽松蔭,松溪河兩岸的古松樹,現在已經不多見了,何以樟樹仍然郁郁蔥蔥?除了防風護村、防洪固堤之外,老而不死便為神,古樟樹在松溪民間已經被賦予靈性,成為人們精神寄托的一個所在。
   每逢初一、十五,在許多古樟樹前都有村民插香點燭,燃紙放鞭炮,甚至用公雞、豬頭祭祀。這些的古樟,靜觀裊裊炊煙,靜聽雞鳴犬吠,每年都目送著村里那些勤勞賢慧的妹子被村外的后生接走了,也張開雙臂把村外美麗俊俏的姑娘迎進來,見證了一個村子的興起和壯大。如同村里的始祖,自然也就得以心安理得地享用后人的尊敬和香火。就是      在平時,村里人有事沒事也總喜歡到古樟樹下坐一坐,感受它的靈氣,體會它的親切。夏天樹下陰涼,又沒蚊蠅,有人就在這里睡覺;冬天樹下避風,又擋風雪,也有人喜歡在樹下聊天。這時,古樟又象是寬厚仁慈的老人。
   正因為古樟斑駁蒼老又寬厚仁慈,所以它承擔著呵護村里后代的職責。
   在松溪農村,流傳著為孩童寄箭的風俗。新生兒出生后,總要請算命先生測測生辰八字,算算命壽。若是算得孩子命中帶惡箭的,就會被認為克父母。這時就必須寄箭,以化解、轉移孩子與生俱來的煞氣。轉移到哪里去?古樟就成了最好的選擇。家人于是割柳條為弓,削桃木為箭,搓五彩線為弦,做成小弓箭。選擇一個良辰吉日,將弓箭懸掛在古樟樹干上,然后燃香點燭,虔誠地禱告樟樹神護佑小孩。若是家里小孩受了驚嚇,家里的老人,也要來跪請樟樹神驅邪袪魔。更有一些人家,干脆讓小孩認樟樹做叟伯(即公公),以期小孩一生平安。
   據說因為樟樹木材上有許多紋路,像是大有錦繡文章,所以就在字旁加一個木字做為樹名。樟樹在村民心目中是知書達理的,加上對樟樹神的虔誠和敬畏,所以村里發生糾紛,都到樹下論個是非長短。
   河東鄉大布村的中央巷頭,臨河的渡船碼頭上有一棵老樟樹。樟樹下是河東鄉大布村民十分景仰的講理地方。
   在衙門八字開,有理無錢莫進來的舊社會,有錢則生、無錢則死,平頭百姓是最不愿意到縣衙門去打官司的。有理的,怕贏了官司,卻花了錢,到頭來得不償失;理虧的,擔心輸了官司,還得賠錢,那是雪上加霜
   然而,鄉里之間總難免發生矛盾、糾紛,有些是非曲直也總得分個清,辯個明。于是村民之間大凡發生爭執、出現糾紛,鬧得不可開交時,便去找本村里上了年紀、有聲望說得起話的頭面人物。這些人,或是有威望的族長,或是有地位的鄉紳,或是有名氣的賢達。村民向他們敘說情由,以求出面幫助評判、裁決。而這些人往往不負眾望,大都樂為本鄉本土盡一份心,出一分力。他們接受原告的訴訟后,便到被告一方查問、核實,然后將雙方當事人叫到樟樹下,進行調解說理,評判是非,以期化解矛盾,解除糾紛,防止事態鬧大,以保地方平安,免得村民打官司誤工、花錢。經過裁決之后,輸家必須買一對蠟燭、一掛鞭炮,到那棵古樟樹下點燃蠟燭,鳴放鞭炮,以表示向對方賠禮道歉。讓村民們知道裁決的結果,誰有理、誰無理。
   選擇在古樟樹下講道理,還因為在這棵樟樹下有個渡船碼頭。河對岸的亭仔頭自古是個商埠和城鄉貨物集散地,往返碼頭的客商甚多,是大布最熱鬧的地段。而且樟樹旁邊的兩座涼亭是人們歇涼、休息、閑聊的場所,又是縣衙張貼告示的地方。在古樟樹下講理,很快就能一傳十、十傳百,做到家喻戶曉,其效果顯然最佳。在樟樹下講理這一約定俗成的規矩,在大布村世代相傳,從古代一直延襲到今,不但經久不衰,而且不斷發展完善。
   古樟樹見證著歷史,也寫照著滄桑。撫摸著古樟樹,人們感受到了一種安祥、平和的脈息。在它面前,人們會感受到歲月長流,心靈淡靜,會從此笑看滄桑,閑對崢嶸。
大樟樹下說道理
 
河東鄉大布村的中央巷頭,臨河的渡船碼頭上有一棵老樟樹。樟樹下是大布村民十分景仰的講理地方。
在“衙門八字開,有理無錢莫進來”的舊社會,“有錢則生、無錢則死”,平頭百姓是最不愿意到縣衙門去打官司的。有理的,怕贏了官司,卻花了錢,到頭來得不償失;理虧的,擔心輸了官司,還得賠錢,那是“雪上加霜”。
然而,鄉里之間總難免發生矛盾、糾紛,有些是非曲直也總得分個清、辯個明。于是村民之間大凡發生爭執、出現糾紛,鬧得不可開交時,便去找本村里上了年紀、有聲望說得話起的頭面人物。這些人,或是有威望的族長,或是有地位的鄉紳,或是有名氣的賢達。村民向他們敘說情由,以求出面幫助評判、裁決。而這些人往往不負眾望,大都樂為本鄉本土盡一分心,出一分力。他們遵循大布人自古相傳“做人做事要公正”、“對事要公私分明,對人要正直公平”的訓導,“重公德、去私心”,以贏得鄉親的信賴和贊譽。他們接受原告的訴訟后,便到被告一方查問、核實,然后將雙方當事人叫到樟樹下,進行調解說理,評判是非,以期化解矛盾、解除糾紛、防止事態鬧大,以保地方平安,免得村民打官司誤工,花錢。經過裁決之后,輸家必須買一對蠟燭、一掛鞭炮,到那棵古樟樹下點燃蠟燭,鳴放鞭炮,以表示向對方賠禮道歉,讓村民們知道裁決的結果,誰有理、誰無理。
樟樹下這一約定俗成的講理規矩世代相傳,從古代一直延襲到解放前夕,不但經久不衰,而且不斷發展完善。到了近代,還加上兩條不成文的規定:一是盜砍鄉村公眾的風景林木,除賠禮道歉外,還要罰給每家每戶半斤豬肉;二是打傷了人,除賠禮道歉外,還要賠對方的醫藥費。
大布人為何選定在此地講理?其緣由是:在這棵樟樹下有個渡船碼頭,是大布村民到對岸耕田勞作的必經之地。河對岸的亭仔頭自古是個商埠和城鄉貨物集散地,往返客商甚多。這碼頭是過河必經之處。再者,樟樹旁邊的兩座涼亭是人們歇涼、休息、閑聊的場所,又是縣衙張貼告示的地方。更何況,這里沿街的店鋪多,是大布最熱鬧的地段。在古樟樹下這個地點講理,很快就能一傳十、十傳百,做到家喻戶曉,其效果顯然最佳。當然其中還包涵著出自對古樟樹“神”的虔誠和敬畏,認為有神靈鑒察,有神靈作證,不敢說謊,也不敢反悔。
樟樹下講理,這種古老形式,如今當然無須效法。但是,大布“正民風、樹公德,自立鄉規民約”的好風尚,值得稱道發揚!
松溪傳統良俗
 
興學獎學  松溪縣歷代有尊師重教、獻田捐資興學獎學等風尚。
繼南宋理學家朱熹在湛盧山筑精舍講學之后,地方人士先后在湛盧山麓及城關創辦湛盧書院,聘請知名學者來縣掌教。元、明、清三代,各鄉里普遍開辦書院與社學。民國時,創
辦許多學館與私塾。民國1420(19251931),縣人陳澄于大同街居所創辦國學館,為地方培養不少國學人才。
歷代縣內各大姓祠堂都設置“學田”或“書燈田”,獎勵考中功名或升入各級學校的本族青年。60年代以后,縣內各大隊以民辦公助方式,集資修建磚木結構的校舍,并劃出一片茶山、果園,給學校作為勞動生產基地。80年代后,各行政村,還專門為考上中學或大中專學校的學生設置獎學金。
         八月開路  每年農歷八月初一,是松溪縣農村迎接秋收的傳統“開路日”。這一天,家家戶戶各出一名勞力,參加本村修路、修橋、洗井、通渠等義務勞動。由村中上一年有娶妻、生兒、建房等辦喜事的人家備午餐招待,稱辦“開路飯”,菜肴不拘,主人可量力而行。這一習俗,至今仍盛行。
         修橋鋪路  歷代群眾把修橋鋪路視為“積陰德蔭后代”的善舉,都樂意贊助。據舊縣志記載,清康熙年間,縣內79座古橋、兩座浮橋、五處古渡和由縣城通往鄰省、鄰縣四境的石砌大路,全是群眾捐款建造的。縣內規模最大的平政橋,最初為宋代紹興年間縣人李叔安、李自南捐資所建。明代隆慶年間,舊縣小町村楊晉惠父子三人不但獨資重建平政橋,還在河東建造一座防洪橋衛,受道府的表彰。明洪武年呵,縣人范文正捐資建造七座橋,被譽為《七橋居士”。建國后,除國家投資興建的公路與橋梁外,多數農村都集體投資投工,以民辦公助形式興建簡易公路和機耕道。2004年,全縣行政村實現了公路硬化“村村通”工程。
營造“風水”林  建國前,許多鄉村都有一片古老的雜木林,俗稱“風水”林,村里訂有鄉規民約,嚴禁亂砍濫伐。每年冬季,全村勞力都要上山開防火道加以保護。
救災濟貧  松溪縣歷來有積谷救災扶貧濟困的傳統。宋、元、明、清各代,縣里普遍設義倉、預備倉,積谷防饑。明清兩代,還設“舉子倉”六處。救濟無力撫養子女的貧困戶。明代正統年間,夙希達、葉貴等人捐谷干石濟貧賑災,皇帝下詔書旌為義民。舊時農歷每月的初一、十五,富裕人家都要事先準備好錢米施舍乞討的,有的鄉村還留有“乞丐田”收租用于施舍。
愛護耕牛  松溪縣農民素有愛護耕牛習尚。小牛出生要喂飯團。四月初八定為牛生日,這一天要讓耕牛休息,還要喂糍粿。立冬、冬至、驚蟄都要喂米酒和糍粿,以保護耕牛。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okooo澳客网出什么事了